我的天使、我的勇士、我的哈哈!

這是我為商周出版《天使來信》寫的一篇序文
而其實,它是我對我的勇士「哈哈」的感謝與懷念
沒有牠,誰又是ROSE?!

我的天使、我的勇士、我的哈哈!
攝影:餅,於2004花園第一次「狗聚」
地點:深坑阿柔坑溪畔
為「花園回娘家狗聚」前身
因當時深坑我家院子裡柚樹結實累累
當天出席的朋友見者有份,因稱「柚聚」
當時哈哈已經十四歲,思之神魂俱飛……

「我很幸運,你們找到我,並帶我回家,謝謝你們。」反覆出現在下方書眉的這句話,讓我的眼眶濕熱起來。這本書寫的是一隻流浪狗「天使」的歸屬和感恩。近二十年不輟,從台灣的公立收所裡帶出落難犬貓,照護牠們的健康,並幫助牠們尋找幸福歸宿,牠們對家、對愛謙卑熱切的渴求,我比誰都瞭解。

我是一個平凡人,因為狗,做了一些不平常的事,讓今生變得有意義。

1992年,我收養了一隻夜市裡的幼犬,牠也是我的「天使」,在牠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我這麼愛狗。牠叫「哈哈」。

朋友說:沒有哈哈,就沒有ROSE,沒有ROSE,就沒有花園,也就沒有花園救援的數以千萬計的貓狗,更沒有今天全省義工自動自發關心在地收容所,讓面臨安樂死、踡曲黑暗角落的牠們有等到新生的機會。這是「大一點」的我,想用個人渺小的力量修砌台灣悲愴流浪動物世界的缺角。

但對我最重要的其實是,小小的、屬於私感情的一面,我與我的狗相愛的幸福。

從一隻路都走不穩的幼犬,「哈哈」長大成家裡的勇士,牠一生從未動搖,捍衛我、家人以及後來進入我家門的5個狗弟妹、更包容所有我親手照顧過的上千落難貓狗。

牠是一隻很英俊的黃色土狗、會思考、很忠心,一直到很老,眼睛始終明亮、鼻頭烏黑、牙齒健在,我幾乎被牠矇騙過去,以為這樣的牠可以長命百歲,陪我到永遠……。

沒錯!牠咬過人、闖過禍,但每一次都因為我,只要有人跟我講話太大聲或動作激烈,牠會立時撲上來保護我、絕不留情。牠一生唯一的主人是我、從來沒有別個。出去散步一趟牠會來來回回奔跑、深怕我沒跟上,我常故意躲起來、喜歡看見牠慌張找我的樣子,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光。 

曾有幾年,我因為想多照顧浪狗搬到深坑山上,荒山野地、圍牆很矮,隨便人都可以跳進去,但因為有哈哈,我沒有什麼在怕的,因為我確知牠是我的勇士。

如果世間沒有別的人會,牠會為我擋死。

我愛我的天使。如果我從來沒有跟牠相遇,那就像今生我從未邂逅最深美的愛情一樣,沒有注入靈魂的軀殼只是白來世間一趟。

哈哈十七歲過世,我用一句詩送牠:Wars come and go, my soldiers live forever.

我把牠的骨灰葬在深坑老家的柚子樹下。此刻,夜很深,雨不停。春雨潤物細無聲,像我與我的狗的愛,沈潛、滋長和牽扯,關係了我生命中最難忘的歲月。希望這樣的愛,今生有幸你也能懂得。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