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年送養環島回顧1~謝米妮旋風

謝米妮旋風

盛夏38度,我頂著大太陽出門去看米妮。正確說,是去看牠曾經生活過的時間空間。

我跟米妮麻說,「別緊張,我只是來坐坐,感受一下。」坐定後,想不到她開口問我:「意外你一個人來,一直以為你很害羞。」喔,我是。其實我和米妮麻都不是很放的人。但因為米妮,我在米妮家三個半小時,從沙發滑坐到地板,從客廳巡視到房間衛浴,感覺自己就像當年新來的米妮,身邊陪著的,是新把拔馬麻的友善。是的,意外!我在米妮家身心自在,懷裡抱著黏TT的米莉~很抱歉要說,牠是米妮的影子,卻如此溫暖,真實安慰著活著的我們。

2014/2/10,花園從宜蘭收容所帶出病厭厭的一隻馬爾,因為病弱需要特別調養,所以我帶回家照顧。結紮時發現子宮、腸子、膀胱沾粘在一起,醫師只能取出卵巢先縫合。判斷是不當的剖腹產導致,如果不處理擔心會進一步惡化,處理則可能有輸血的必要,需要一流設備的醫院才能應變……。就這樣,「小可愛」沒有像其他健康狗兒一樣即時送養,牠在我家待下來了。

牠乖到出奇,完全不叫,甚至不亂跑,整天只是窩在狗床裡斜眼觀察身外人事物的動靜。從牠斜睨著人的一雙眼睛,可以看出牠雖不正視人,但小腦袋瓜裡的運作未曾停歇,牠乖是因為牠聰明、歷盡滄桑想要隱形。

因憐生愛,這孩子我入了心。早晚跟我的狗同推車進出,也是我到哪牠跟到哪。送養超過千隻以上的狗,再優秀的條件都沒有動搖我絕不收編的堅決心智,但這個小可憐幾乎讓我破功。接手那天,我拍了幾張照片傳給兩個兒子,問「這是誰?」兩人同時回訊:「扁扁啊!」

扁扁啊!牠真的好像我的扁扁,我天上的扁扁。

我遲疑著……即使牠日漸豐腴、活力變好,我仍遲疑著沒有寫牠的送養文。但老天爺自有盤算。當時我正在送養另一隻馬爾,一封慢來的認養信讓我驚艷,我不想錯過,但手邊已沒有類似的狗,多年義工訓練卻讓我在回信時慣性地推薦了牠……怎麼會?牠是我的「偽扁扁」啊,我明明很想多跟牠溫存一些時間!

回信很快就到:「我的天啊,我真的流淚了, 小可愛真的長得跟我的囡囡好像,為什麼會來到流浪動物花園?真讓人心痛……」回應如此猛烈,我的「扁扁」、她的「囡囡」、我的「小可愛」終歸要成為她的「謝米妮」,這是我們之間纏繞的情緣啊!

她沒有在意小可愛術後孱弱的身子,火速在2014/3/19來接牠回家。抱著牠步出義工辦公室,米妮麻跟等在車上的米妮拔說:「我們趕快走,免得rose後悔!」後來她跟我說。

別後一週,馬麻來報平安:「Dear Rose,小可愛現在的芳名是謝米妮 (Minnie) ,我們叫她Nini。Nini跟我剛接回家的小可愛簡直判若兩人,前三天的牠的確楚楚動人、惹人憐愛、任人擺佈,沒有一點抵抗的念頭或力氣,安靜柔弱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。三天後,彷彿是確定自己真的回家了,心情整個開朗了起來。很愛玩,high起來簡直是個瘋丫頭。胃口很好(我真的替她準備鮮食喔)、很會撒嬌、極有教養、不輕易出聲、社交能力也很穩定、帶出門絕不丟臉……」總之讚不絕口,讓失去寶的我更是淚流滿面。

但割捨是對的。把牠交給好人家,牠會過得更幸福,跟著忙得像走馬燈的我,身邊永遠環繞上百隻狗的我,牠能得到的愛何其稀薄,還會不會這麼快樂、這麼瘋、這麼甚至開心到去騎馬麻的腿?!

米妮後來成為「流浪動物花園親友團」裡最受矚目的明星,拜倒在牠喇叭褲造型下的粉絲不計其數,「變態」關切的程度到了馬麻要擋信、要鎖訊息來保護這個小寶貝……後來發現其實是自己多心,人家根本只是純純愛米妮,幾個鐵粉因此反成為馬麻的莫逆閨蜜。

那些年我很幸福,每晚流連在電腦前,細細看馬麻今天又給牠拍了什麼照片什麼影片,牠穿著怎樣的新衣服、奔跑起來雪白的喇叭褲如何飛揚……我總是邊看邊微笑、邊怨嘆「義工為什麼不可以藏私啊?」再放話放下:「哼,愛不到你、祝你幸福」!

米妮的美麗還逼出我們這些身邊人的才華和想法。馬麻是無時無刻跟拍,再絞盡腦汁替牠寫心中話,傳繹給引頸翹盼的粉絲;我則曾經想替牠出版全套寫真卡片來義賣;把拔以素人之姿開始作畫,製作了一系列以米妮為主角的文創品,從T恤、畫框、杯墊、紙膠帶、帆布袋、無框畫、電腦保護殼、胸章、明信片無一不有……牠可能是花園唯一擁有最多個狗產品的狗模特吧。

我們都在粉紅色的「米妮旋風」裡被吹得暈陶陶,忘記了禍福相倚。

儘管被照護得無微不至,吃好穿好睡好還緊緊抱好,米妮卻在2018/12/16因心臟病驟逝。心臟病是馬爾基因裡的通病,但無論如何,這美麗的小人兒怎麼可以說走就走?不讓我們因牠天天微笑?

馬麻的FB個版簡介從此改成了無常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」把拔說:「我們一起過的日子,是濃縮的幸福美好,永難忘懷」。我還是常夢見牠像馬麻拍的影片裡那樣,由遠處向我(鏡頭)奔來、奔來、奔來……到幾乎撞上,因而驚醒。

米妮無憾,牠來了,教過我們感受幸福,最後再學得智慧。牠是天上不小心謫落人間的小仙女,只是羽衣飄飄,先回去了。

回程我也走得無憾。終於去了朝思暮想的米妮家,走過牠小跑步的地板,靠坐在牠爬上沙發的三層軟墊,看見牠定點的浴室、晚上跟把拔馬麻同睡的床,還有陪牠適應新家的21歲貓姐姐瑪芬,以及接班續愛的米莉……。馬麻說:「米莉很天真很單純,完全不像米妮,牠傻,或許更幸福。」

幸福是什麼?我們尋尋覓覓,回首才用淚眼看見我們早就擁有過幸福!

*訪聊於2020/6/21 台北市內湖區米妮家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1~謝米妮旋風 有 “ 2 則迴響 ”

  1. 一直是謝米妮的粉絲,卻從不知原來我家寶貝和米妮是同一天從協會踏出,一起展開新生活呢!
    我是弘爺的媽媽,住在協會附近。曾帶弘爺散步到協會,Rose姐看到我們時,還以爲我要退養,哈!
    弘爺的新名字是Miluku,除了胖了些,愛吃、愛睡,跟米妮一樣,來自花園的寶貝,都很乖巧,愛撒嬌,有教養,回到家第一天就知道廁所在哪兒;無論是在家或是外出在餐廳,出外到朋友家或民宿,從來不亂吠,總是得到店家的讚賞呢。
    跟Rose姐報個平安,Miluku像個老爺爺一樣淡定,雖然看不到,聽不清楚,但是健康檢查都合格喔。我知道有一天也會和米妮一樣去當小天使,在這天來臨之前,我和我的家人都會很認真的愛他。

    1. 哈哈,我記得弘爺,也記得妳帶牠回協會那天^^ 曾經落魄的孩子,有機會得到幸福且被如此稱讚,我真為自己的義工工作感到驕傲。謝謝你們,有機會再帶牠回義工辦公室讓我瞧瞧!

rosehuang0528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