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年送養環島回顧5~她溫柔說:狗狗,我們回家吧……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5~她溫柔說:狗狗,我們回家吧……
左:魯咪、右:拍拍,中:認養人王安利

多年前我開過寵物複合店,簡稱「快樂店」。當時許願:「快樂店存在的目的,是為了讓不快樂的貓狗嚐嚐快樂的滋味。」我們承諾要將盈餘的一半捐給協會,但從來沒有做到,因為從未有過盈餘。快樂店其實揹負著當時剛剛成立的協會,店只用了門面,其餘的空間都讓給協會照護貓狗,唇齒相依三年後因不堪房租高漲,才搬到我的舊居深坑……。

故事很長,說來辛酸,就跳過吧。但我其實要說的是:快樂店是我的夢想,築夢雖未成功,但「為了讓不快樂的貓狗嚐嚐快樂的滋味」我努力至今從未鬆懈。所以,我很在意我是不是能帶給救援時皮開肉綻的拍拍、以及從小來到協會的魯咪幸福。  

2012年初,酷寒正月,堆積著回收廢棄物鐵屋的邊緣角落,生鏽籠裡囚禁著一隻黑色幼犬, 一個骯髒的空碗在籠裡隨風滾動,冷風一如刀割,但小狗兒伸長舌頭狀甚口渴,路過的王老師忍不住找了一碗水給牠。足足有三十秒,牠埋頭喝水,最後終於抬頭,據老師說,「牠幸福地對我露出感恩的微笑!」她忍不住放牠出籠,給牠一個擁抱,當時單純認為,讓牠出來走走抱抱,是冬日裡一個陌生人能給的唯一短暫溫暖!

沒想到,這一抱,狗兒尖叫哀哭出聲,急急檢查牠,胸口既深且寬的一處傷口嚇到了她,沒辦法再塞牠回窄小的狗籠裡了,她抱起牠,向動物醫院急奔。

醫生說:傷口太深,已呈敗血反應,需立刻清創縫合,再遲兩天就怕沒命了。因為劇痛,拍拍在診療台上忍到身體不自然扭曲,但牠沒有張牙咧嘴,牠忍耐著、領受著從未有過的善意。手術過後,拍拍一天天健康起來,骨瘦嶙峋的身體慢慢長了肉。初時還有些畏怯,低頭總怕挨揍,但幼犬快樂憨厚的天性與日俱增,老師開心說:很高興看見牠終於頑皮起來,這表示牠的身心正向成長、越來越健康。

在人類社會的邊緣角落求活,一隻小小浪犬被生下了、流浪了、彷彿被收留了,卻其實是更不堪的囚禁與傷害。如果能選擇,或許牠寧選今日的流浪自由甚至明日的挨餓死亡,也不要施捨的冷眼傷害與無盡的監禁刑罰吧?這樣的收容,真的是對的嗎?牠們需要的嗎?

拍拍輾轉來到花園協會,我好想親眼親手完成拍拍的幸福。我求老天,給我一個天使認養人,讓我能拍拍「拍拍」的頭,笑著跟牠說:「去吧,孩子!這次很安全,你可以放心,我也無須牽掛!」

但黑狗的送養一向門前冷落車馬稀,拍拍的天使在三年半後才姍姍來到。

老天在考驗我們吧,沒錯,認養人是一個學生!義工們多半不願意把貓狗送給學生,一個暑假就可能帶來一波棄養潮,何況是長遠歲月中,工作、出國、婚姻、育兒……種種變數。但整整一千三百個日子等待,最誠懇的這封認養問卷,我怎能假裝沒有看見?即使不會送養,我也想好好跟她回個信,留個種子在她心上,等有一天她的人生穩定,我期待至少會有一隻狗因她而幸福。

書信往來繼之以深談,這年輕的女孩讓我驚奇。那年她22歲,唸大四。生命中錯過了援助隔鄰要被送走的老黑、校園裡共養的班狗,還有那無止盡風中顫抖的浪犬……這使她早熟的記憶裡有沉甸甸的哀傷。點點滴滴的對談讓我想起,2002年我終於出手救援照護浪犬之前的無助無奈,而我現在確定,我們其實不是無能為力的,只需要一點點堅忍和勇氣!

無能為力的小女孩終於長大了,搬出家裡,確定可以自給自足…….長久以來,她一直想對一隻受難的狗輕輕說一聲:「我們回家吧」,那個畫面終於能夠實現了。

安利搜尋著各式各樣流浪狗網站,她在「花園」停住腳步,溝通的書信裡她寫著:「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協會網頁時,我的驚訝與欣喜。驚訝運作的完善,欣喜有這麼多動物被人們愛著、照顧著、幫助著。我也記得第一次去參觀協會送養活動時,我的好奇與雀躍,終於能現場看到義工們的認真,領養人的溫柔……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每天睡前,我總會打開協會網頁,看看有哪些小夥伴加入送養行列,又有哪些熟知的小夥伴已經找到幸福。可惜那時候的我,知道自己還沒有條件與能力給未來那隻有緣的狗狗幸福,所以只能繼續努力,提升自己,也規劃未來。」

「我很喜歡Rose寫的一句話:『每隻狗都有個命定的主人,每個主人都有隻命定的狗』。我鎖定了「拍拍」,我的黑狗王子,或許是你歷經坎坷,仍燦爛開朗的笑容溫暖了我,僅僅是幾張開心的照片便給了我堅定認養的力量。或許,你是我命定的那隻狗兒,而我,是不是你命定的那個主人呢?拍拍呀,你會想跟我回家嗎?」

2015/8/30,距離2012/4/18 拍拍來到花園超過三年四個月,安利依約來到花園送養會場:

「走進會場,喚著拍拍,牠抬頭的瞬間,那個笑瞇瞇的笑容,直達心底,我忽然懂了牠就是我命定的狗、我的狗王子!我會努力做好你的公主、保母、僕人、家庭教師……或許我無法做得盡善盡美,但我會努力學習,盡全力去做。」

「下雨了,雨水批哩趴啦,但姊姊的詢問、義工的應答、雨聲都漸漸模糊,我只知道自己慢慢靠近拍拍,輕輕對牠說:『我們回家吧』,多年的等待,只為了這一刻真摯的緣會。希望其他比較不顯眼的狗狗也都能找到家。等待一定是值得的,只是他們晚了點遇見彼此。」

認養後,她寫信給我:「其實當初認養懇談前,也擔心自己能否讓您放心將狗狗的幸福交給我,太年輕的學生身分,與第一次養狗的零經驗……等等。和您幾次談話,皆深切感受到您對牠們的愛與關懷,每次都更加深了我的思慮與考量,也更堅定自己要謹慎擔負起這個責任的心……」

安利不但細心照護拍拍,畢業後當生活工作更加穩定,她聯絡我說「想當寄養家庭」,也一貫的想要照顧老弱傷殘受苦的狗。

那時我剛好替從小在協會長大的魯咪重新寫了新的送養文:「靦腆的狗兒留戀協會,以為這就是牠的家,牠乖乖的不惹事,慢慢長大、慢慢年紀漸漸大,可是除了協會,牠沒有見過其他的天和地。真的要等家等到白頭嗎?」

2008年,花園救援了一窩母帶子。媽媽是養在門口的米格魯,沒有結紮的母狗生產了,連同幼犬一起打包,叫清潔隊來帶走……魯咪就是其中一隻小奶狗。因為原生環境很差,孩子全部染上疥癬,治好時已經錯過幼犬黃金送養期,魯咪天性溫馴害羞,就這樣一直待在協會等家。

去安利家寄養時牠已經八歲。2016/7月底,安利開始寫魯咪的中途日記,希望能夠感動某個人的心、打開牠回家的大門……一年兩個月後,打開心門的是她自己。2017/9/30,魯咪正式入籍跟拍拍結成兄弟。這個靦腆的老孩子,在八歲初嚐快樂,在九歲真正找到幸福,可以跟拍拍弟弟和小媽媽一起睡在雪白的床單上!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5~她溫柔說:狗狗,我們回家吧……
這個靦腆的老孩子,在八歲初嚐快樂,在九歲真正找到幸福
可以睡在雪白的床單上

為什麼我有膽把兩隻狗交給一個不滿三十歲的年輕女孩?因為她很不一樣,她懂得什麼叫「承諾」。在許下承諾之前,她會把大目標拆成幾個小目標去思考和執行,再隨時做調整並堅持完成,我在她認養拍拍和魯咪的過程裡,看到了這些理性與感性。

寵物就像一面鏡子,能照出人的美醜與善惡。這個女孩在鏡子裡的反射是:「人生很長很繁雜,相對的,狗生很短很簡單,能夠理好人生的人自能理好狗生,即使現在還是進行式,我能夠承諾的是,我會一直盡量做到最謹慎小心的保護牠們、陪伴牠們,甚至有一天牠們不在了,我愛狗、想幫助牠們的心意也不會改變……」。

我為什麼有膽把兩隻狗交給一個不滿三十歲的年輕女孩?這就是我的答案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5~她溫柔說:狗狗,我們回家吧……
我為什麼有膽把兩隻狗交給一個不滿三十歲的年輕女孩?
她把牠倆照顧得這麼好,這就是我的答案

*訪聊於2020/9/14 新北市中和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