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存友誼

北海道冰窗
那年我們一起,在北海道
這是玻璃窗上結冰的雪花,真的是「雪花」耶!

我最近對「朋友」兩字很敏感。

入冬以來,意外層出不窮,我的過敏症狀加劇,兩倍藥也壓不下來。我當然知道,心上的冰雪沒有掃除,我的皮膚就會像凍傷,體感卻像火在燒。

賓果過世了,我一直幻覺牠還趴在身邊,像過去一樣。我問自己:「狗是個朋友嗎?」

牠是。朋友是隨時陪著你的,總在身側。餓了會直接糾纏討食不覺丟臉,最親愛的媽媽不在時,會把你當親人,在寒冷的夜裡睡在床前。是個伴。

很奇怪,我有很多朋友,卻好似鮮少朋友。入心的好朋友不見得時時聯絡,像所謂閨蜜,但見了面、通個訊、有急難,你知道就是他了。放下矜持,你是可以軟弱的。

有個朋友,我們偶爾吃個飯,淡淡的聊些五四三。但我急症開刀時找的是她,陪我的是她。富在深山有遠親,快樂店初開時熱烈非凡,三年後不支倒地,一時鳥雀俱散,貧居鬧市無人問,最後陪我收拾殘局的只有她。她是我的好朋友嗎?我們甚至沒互相寫過信。像我這樣的老文青,沒通過幾封纏綿書信,哪算得是朋友?但她是。

某名人說,人生最快樂是:做自己喜歡的事、吃自己喜歡的食物、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。我有幸,每隔「好一段時間」會跟三兩好友「約飯」。大家都忙,一起吃飯變正事:特地約、空出時間、找彼此都喜歡的餐廳,讓人生三個快樂一起成真。

我很喜歡主事的那個朋友,我很宅,她見過的場面多,餐廳總她約,我負責赴約吃飯。謝謝她後來甚至規劃行程帶我們出國見世面。她不是花不起錢,但幫大家訂到打大折扣的飯店比我們還開心。旅途中胰臟發炎劇痛應該不能動,還瞞著我們臉色蒼白撐著早起去買觀光客必吃早餐。回房就倒下了,有情有義到無血無淚無痛感。

我在哪裡從不買明信片,總覺得那是無用之物。直到有一天,收到她從瑞士少女峰頂飛來一箋才發現,原來小小紙片承載著千年峰雪,從千萬哩外封藏著那麼把你放在心上的美意,這冰存讓友情再也不腐壞。我見過的人,沒有比她更讓我傾心。

還有個朋友,一起工作、一起對嗆痛哭,再和好。像手和腳,頭跟魂,沒了就失了根。我們應該是連體嬰,赴世一起打拼。

而有一點點傷心的是,曾把誰放在心上,但那個誰沒有在意,一點誤會、纖小齟齬旋即分飛……因此聽陳奕迅的歌總是痛徹心扉:「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?」為何?為何?

我到底有沒有朋友?應該有。同樣有些卡片帶來溫暖,有些應時水果甜蜜身心,都是淡淡如水卻互相記掛的君子。

中午接了個電話,剛返台正在居家隔離的她堅持要送我個伴手禮。我想起那年我們相識,一起坐在一個餐廳門口的石階上談狗事……轉眼超過十多年,她飛來飛去半個世界,從來沒有忘記我。

歲暮多事,本來很傷感,但寫著寫著,筆下流出的俱是好人好事。正解:原來我是有朋友的。冰雪何須掃除,剛好用來埋葬或防腐。

今夜應不再「空虛寂寞覺得冷」了,期待好睡。

#所謂良辰美景缺之不可的是好友
#還有謝謝總是支持我的你你你讓我能活下去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