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貨筆記~錯錯錯,莫莫莫!

極不建議之松子燻雞!
極不建議之松子燻雞!

我不是那種「上菜先讓手機吃」的人,最近學著點,想要跟上時代,週六兒子說:「帶你去吃一家好東西,你該要寫食記吧……」。他知道我一般吃過就忘,除非太爛會耿耿於懷。所以進門之前,我倒是有點肅然起敬的朝聖之感。

吃的是「都x處」,據說始於十八世紀,乾隆皇帝微服出行時吃到他的餡包子,大約驚為天包吧,回京後就賞了他一方匾額,上書「京都第x處」,因有店名。

若是故事屬實,那現在的店家實在愧對祖先,因為我覺得「真難吃」!除了那個簡單的「雞絲拉皮」和「素餃」尚有滋味,其他的招牌菜,大失所望!

傳家的「芝麻醬燒餅夾醬肉」我好期待,燒餅入口粗糙,醬肉凍汁都淡,也毫無加分作用,這這……是「花生什麼樹?」

再說那個著名的「松子燻雞」,這該錯不了!嗚,結果還是錯了,「這什麼軟綿綿的肉雞?一點味道也沒有!」兒子吃了一口,大約也覺得不妙,開口緩和情緒,說:「試試皮,皮有味道!」但我要吃燻雞、松子燻雞!不是燻雞皮!(想滿地打滾)

然後我和兒子同時說:「好想念金蓬萊的白切雞……」油滋滋、滑潤潤、Q彈彈,兒子說:「想到就流口水了。」

再來是每一個北平館子都可以做好的「合菜戴帽」。應該是「合菜」的,卻豆芽太多還炒太生留著豆腥味,味道也同樣偏淡。這店家惜鹽如金,想是還跟祖先一樣留在官鹽公賣的清代未曾醒來。(真的不是挑剔,年紀大以後,我都已經吃很淡了說……)

週一有朋友約去吃「x燒」,王品集團的餐廳食物不錯、服務有口皆碑。王品牛排、聚火鍋、陶板屋、舒果素食……我還真吃過不少他家的東西,雖非頂級,都算滿意。但是但是,有說「禍不單行」對吧?居然連在這也吃到雷。

不過是把肉切好擺盤端上來,讓客人自己烤著吃,能出什麼錯?有錯!骰子牛切成小小三角就有錯!其他肉品也退步太多,老顧客一吃味蕾就抗議了啊。最糟的是服務退步了,因為防疫戴著口罩大約就可以不必笑臉迎人,可是那個聲音也不必這樣含含糊糊沒精神,就跟真生病一樣……我們真的是在王品旗下的餐廳吃飯嗎?

吃到雷總是使人很生氣。

以前我寫過一段短文,說:「我每一次在外面吃到雷的時候心裡都納悶:其一,都掛牌出來賣餐了,還能做出這種東西?其二,烹飪如此容易,到底為什麼這些人會把食物做成這樣糟?一日最多三餐,怕肥也不能多吃,胃納量這麼小,吃到爛東西真使人冒火!」

何況這兩天吃的並不是路邊無名小店,都乾隆欽筆御璽推薦的,還能炒出一盤都是梗的無味空心菜?用洋徑濱說是:「I 服了 you!」

我開始想念羅東夜市旁的「清香小吃」了,人家老闆炒菜的鍋氣多來勁啊,店小人客多,我被朋友帶去一次,從此樂不思台北,難怪蔣渭水高速公路總是塞得跟停車場一樣樣啊!

******
吃貨假文青👇
標題借用宋代陸游與唐琬之千古情唱「釵頭鳳」:

陸游原詞:
紅酥手,黃滕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
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,錯,錯! 
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
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託。莫,莫,莫!

唐琬應和:
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
曉風乾,淚痕殘,欲箋心事,獨語斜闌。難,難,難!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鞦韆索。
角聲寒,夜闌珊,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瞞,瞞,瞞!

胡亂引用,謹向陸大詞人致歉,並向賢伉儷被迫勞燕分飛致最深哀悼……

有一則關於 吃貨筆記~錯錯錯,莫莫莫! 的留言

samllday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