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
聲勢浩大的六犬之家。左起小狼、大耳、安安、美美、吉娣、帥狼
這張照片是2011年安安家接受1252期商業周刊專訪時拍攝的
篇名:「看似擁擠,心卻更寬廣~那是最甜蜜的負荷」,文:駱亭伶、攝影:吳毅平

一早心裡就纏繞著往事:上次去安安家是送吉娣過去,一轉眼十多年了……。沒想到安麻到捷運站來接我時,脫口就是:「距離2005/8/12你送吉娣到家裡來,整整15年了。」人事如麻,這年代誰也不能常常在誰家盤桓,但迢迢十五年後,我真是帶著去看老朋友的心情來訪安安家的。

從2005/6/4他們到我家認養安安,再陸續認養吉娣、小狼之後,我們的關係已經不只是認養人和送養義工,他們是我任何時候想起來,都會覺得滿心溫暖的老朋友。

安麻後來也成為花園義工,處理公關活動、當過寄養家庭、和花園親友團版管,工作忙碌,但她支持花園的行動總是盡力。不作聲的安拔呢?官網時代的花園論壇,每天留言成千上萬,有一夜不經意瀏覽到一行小字,是安拔在一則留言下的回應:「……花園是我1991年回台後所見最好的公益團體」,我牢牢把這句話刻在心版上,要自己不改初衷、不負期待。

有些緣份是天註定的,有些場景不必強記也忘不掉。我還記得2005年首度看見他們、安麻身上穿的無袖碎花小罩衫,還有她蹲在我家院子、低頭溫柔跟安安講話的神情。那是第一隻她跟我認養的狗。

安安是我從基隆收容所救援的項圈狗,送醫時牠脖子上的窄小項圈已穿透皮肉深入氣管。獸醫替牠療傷時翻看牙口,發現最後一顆乳牙還在,判斷牠最多半歲。換言之,這被棄養或走失的孩子一直戴著幼犬的項圈流浪,項圈不會長大,但身體會長大,除不掉的項圈一天比一天更緊、每天磨損皮層,一點一點凌遲牠……沒有被捕入收容所不會被我遇到,那樣的安安會怎樣呢?當天在狗隻密集的收容所很可能錯過牠,那又會怎樣呢?或許在某個暗夜,牠痛苦而絕望地嚥下了最後一口氣?我真不敢想像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2005年初,安安由基隆收容所救援,在瀚生動物醫院治療頸傷
左:醫師正在剪斷陷入皮肉中的窄小項圈,右:縫合傷口

頸部受傷的狗總是警戒,牠們有共同的特徵:其一很瘦,頸部的傷口稍動就痛徹心肺,要如何跟其他浪犬搶奪食物?其二很兇,等閒不能近身,凶惡的程度是彷彿要咬死你。後來我發現,其實牠們只是害怕,怕人怕狗怕任何侵進。沒有反擊能力的牠,只好先聲奪人裝腔作勢儘量扮演猙獰面目,希望你遠遠離開,牠得有一絲喘息空間……。

侵入性的醫療行為讓安安在醫院裡非常緊迫,牠依然很兇,醫師對牠莫可奈何,只催促我趕緊帶回家。沒想到回到我家牠變了個樣,根本是一個飽受驚嚇慌張膽小的孩子。

當時我家照護著太多狗兒,已經沒有多餘空間安置安安,牠只好去「坐月子中心」跟一隻帶著三個孩子來到我家的母狗當室友。孩子剛剛送養完畢,內向害羞的吉娣失去孩子後,很明顯地出現了產後憂鬱症,牠不言不動不吃,讓我異常擔心。本來怕安安會更驚擾牠,沒想到奇妙的因緣出現了。

安安出籠後,立刻去站在趴臥著的吉娣身邊,從此寸步不離。那年李宗盛的歌「愛情少尉」家戶傳唱:「我是一個愛情的少尉,前來攻佔你心中的堡壘……我將從你那裡嚐到愛情的滋味,我將緊緊的跟隨」。安安一直讓我覺得,牠就是保護吉娣的愛情少尉。事實證明,牠倆的情緣至死方休。

2005/6/4我把安安送掉之後,吉娣驚惶失措,再度陷入憂鬱狀態,整整兩個月在院子裡惶惶終日尋找安安。我家狗屋是設計成狗可以推門出去如廁的,颱風夜風狂雨暴,牠在院子裡尋尋覓覓不肯進屋,我推牠進門,轉身牠又衝進院子,一夜拉鋸,我們兩個都累極也濕透了。

不知如何是好的我清晨六點在花園論壇裡發出了求救訊號:「請問有誰能幫我顧三天吉娣?颱風過後我立刻接牠回來……」八點不到,安麻打電話進來:「把吉娣帶來我家吧」千恩萬謝的我一迭聲承諾:「三天後我一定去接牠」,沒想到安麻的回答是:「牠來了我就不會讓牠回去,我們直接認養牠了!」

就這樣,小兩口重逢了,吉娣用癡情喚回了愛情,那一夜,牠膽怯躲在陌生新家的桌子底下,情郎安安一夜在身邊陪伴。這個美麗的花園傳說曾經上過中國時報,一個結婚蛋糕、兩隻笑盈盈的狗,照片大大刊登在報上。(放心放心,牠們當然早就被我紮了XDD)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左:即使剛到我家形容憔悴,當時的安安仍第一時間護衛在吉娣身邊,從此成為牠的「愛情上尉」
右:兩犬在安安家重逢,耳鬢廝磨好不親熱
中:把拔馬麻為牠倆舉辦了婚禮,這個浪漫的愛情故事還曾登上中國時報

安安之前,家裡養過台大校園裡被棄養的「大耳」、社區裡邂逅的浪犬「熊熊」,安安之後,陸續跟我認養吉娣、小狼,接續自己救援的是流浪在汐止的老狼犬「乖狼」、十八王公廟附近營救的瘦弱狼犬「帥狼」、還有在每天蹓狗的拱北殿收容了被棄養的年輕狼犬「美美」、小黑幼「嚕嚕」,以及完整了「十全十美」的大黑狼「寶寶」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左:大耳,安安家眾犬的大姊姊、慈祥的老奶奶,謝謝牠容忍了後來九個頑皮的兄弟姊妹,享年超過十七歲
右:熊熊,極度親人溫馴的秋田,享年約八歲
中:英姿颯颯的安拔

襖熱的七月下午,靜謐的汐止山上有一絲難得的清涼。這個家到處鋪滿了巨大的狗床,柔軟的程度是我疲累的身心好想依靠上去的那種溫柔。送養十八年,我的眼睛注視過太多人世狗界的生離死別、愛恨情仇。愛狗已經不易,願意在必要時候為狗全力付出的根本鳳毛麟角,但安安家,卻是唯一我見過,真誠照護每一隻狗由始至終的家庭。

2017年4月安安曾因頸部椎間盤崩裂瞬間四肢癱瘓,四五個月後奇蹟似地再度站起來,期間花費超過五十萬,日夜照護的心力交瘁、定期檢診的醫療奔波,更是外人難以想像。

一隻13歲的狗癱瘓了,年事已高不正是放棄最好的藉口?不是巨富,這對夫妻卻傾盡心力財力,讓一生喜歡極速奔跑的「蒙面俠蘇洛」生命中的最後兩年仍然英挺站立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四肢癱瘓的安安,第一次靠著輪椅自己走動
安拔安麻欣喜欲狂,以這張照片在花園親友團報佳音

不只對安安,沒有一隻狗牠們放棄過。吉娣的胃腺癌、小狼找不出原因的白血球飆高症……每隻都是家人,比真正的家人更親,都在懷裡擁抱到最後、單獨火化,在福德公園的陽光下灑葬,化作一縷白煙驕傲地奔向天堂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2014/9/21吉娣過世,灑葬福德公園,安安送行

2019/9美美的皮膚罹患了肥大細胞瘤。我看著眼前毛髮斑斑的牠,記憶裡儘是牠年少美貌的青春模樣。而今兩度皮膚切除手術、後背骨刺成串致兩隻後腳癱軟,我忍不住呼喚牠:「美美啊,我還記得妳當年俊俏的模樣……」沉默的安拔此時突然發出一聲喟嘆:「小美美……」我懂把拔嘆息裡的不捨,是最親愛的小女兒呀……。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每天早晚,例行蹓狗的快樂時光
左起:安安、嚕嚕、小狼、美美

我問安拔:「以後你還要養狗嗎?」安拔說:「先要把美美照顧好」,他誤會我的意思,我不是想再送狗給他,我是想問:「歷經這麼多試煉磨難,你,未來,還想、還願意養狗嗎?」我是心疼他倆。

看著斜臥在沙發上我臂彎裡的撒嬌黑狗嚕嚕、頭靠在厚實狗床上昏昏欲睡的英俊大狼犬寶寶……都正在風華正盛的年代呢,我們且珍惜眼下的幸福吧,相逢自是有緣,誰在意狗生短短幾個秋!

18年送養環島回顧2~我最親愛的安安家
客廳裡到處是巨大的狗床
柔軟的程度是疲累的身心也好想依靠上去的那種溫柔
左起:寶寶、嚕嚕、美美

*訪聊於2020/7/5 新北市汐止區安安家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